返回顶部

武宁话与普通话

来源: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22日 浏览次数:1,618 【字体: 打印文章

    武宁历史上在民国以前都大体归洪州府(今南昌)管辖,只是到了民国以后(民国三年,1914年)才开始划归浔阳道(今九江)所治。而武宁方言由于地处山区,交通阻塞,自然形成一种体系,并派生出多种语言变体,产生了一些独特词汇。下面本文大体上拟以县畔话(包括县城、宋溪、黄段)为标准,对这些俚语乡言进行一番小考。

一、名词

1、有关房屋器皿方面:

客厅→堂前, 厨房→灶下, 灶口上→火炉头, 灶口前→灶门前, 猪栏→猪荡,
厕所→茅次或茅房, 杂物间→柴房, 窗户→榻子, 窗户棱→榻子眼,
窗户下或旁边→榻子前或榻前或榻子下, 炉罐→镙罐, 衣袋→荷包或口袋,箬笠→斗笠, 雨鞋→套鞋或套靴,(套统) 香皂→香碱, 香水→花露水, 背心→背褡,
摇篮→箩窠, 瓢→端筒或刁筒, 酒杯→酒盏、酒盅, 茶缸→把缸。


2、有关食品、蔬菜、花草方面:

粉搓成的圆果→丸子-如糯米丸子,药丸也叫丸子(如病了吃几粒丸子),馄饨→包面,
玉米粉做的饼→玉芦粑, 西红柿→洋茄, 马铃薯→洋芋头, 小米→粟米,
玉米→玉芦, 黄豆→王豆, 青豆→青皮豆, 杜鹃花→映山红, 玫瑰→月月红,车前草→蛤蟆衣, 丝瓜→丝瓜萝,(线瓜) 猕猴桃→杨桃, 橡子→lia子,
荆棘丛→刺圃篣(pang)刺圃窠(ko), 隔夜饭→现饭, 隔夜菜→现菜。

3、有关自然现象:

下雨→落雨, 下雪→落雪, 冰雹→雹子, 太阳→日头, 月亮→月光, 凌晨→黑早,上午→上昼, 下午→下昼, 中午→昼边、当昼、昼时,
现在、现时→咯昼, 临时、马上→券(quan)时,(该昼) 黄昏→下昼边, 冰→令冰, 冰挂→令冰吊, 小溪→港,大溪→河, 流星→星泻屎。

4、有关牲畜、虫、鱼、鸟、兽方面:

蚯蚓→寒瑾, 蝼蛄→土狗崽, 蝙蝠→檐老鼠, 蝉→胡济丫, 鳖→脚鱼, 蝌蚪→蛤蟆提,公水牛→水牯, 公黄牛→王牯, 配种公猪→猪牯, 蟑螂→杂鸡婆,
蝗虫→庆耪(pang), 小鸟→屌子, 鸟巢或兽穴→统称窠(如狗窠、屌子窠) 泥鳅→王鳅 螃蟹→老海 青蛙→老噶 豺狗→红毛狗

5、有关人的称谓、身体器官等方面:

曾祖父、母→统称太, 祖父→公,祖母→婆(山背叫“娭卜”),
妈→山背叫“娭娅(ye)”, 儿子→崽, 女儿→姥, 女婿→郎,
儿媳妇→媳妇, 伯父→大爸, 伯母→爸娘,婶→婶娘, 姑→姑娘 姨→姨娘, 岳父→丈人, 岳母→丈婆, 夫妻对别人介绍时→我屋里咯,
外祖父→伢公, 外祖母→伢婆, 堂兄弟→叔爸兄弟或亲行兄弟 男人→男客,
女人→女客, 男孩、小伙子→崽俚, 女孩、小姑娘→姥子, 老辈人→老班辈, 刚成人的男孩→青头崽俚或细伢崽; 身体→文身筒, 胳膀→甲骨筒, 身边→伴头
膝盖→膝铊盖, 脚跟→脚zang, 脚趾→脚只头或脚只丫 骗子→雀子 喜欢吹牛皮的人→拉憋(bie)罐,
傻冒→虎鳖、憨胴, 蠢人→虎仔、蠢崽、大虎错, 木匠→博士,小孩子→伢崽嘀,
哥儿们→兄弟伙里,儿女→伢崽或崽姥(lao),愚蠢而蛮横不讲理的人→蹩(bie)屎,
行事为人喜欢摆谱、出风头、吹牛皮、个性张扬、哇事没得柄、拉着虎皮做大旗的人→庞(pang)胴、庞胴客,
常常出丑的人→现世宝,,极度调皮机灵、反应快、会算计的人→剥皮鬼,
形容一个没得用的人→烟筒屎, 婴儿→毛伢崽、毛伢嘀。


二、动词,包括行为、动作、内心活动等方面:

回家→去屋, 回老家→去屋嘀, 吃早饭→过早, 吃中饭→过昼,
吃夜饭→过夜; 女方到男方家看亲→踩家舍, 婚后第一次回娘家→回门,
第一次到亲戚家作客→过门, 斟酒→背酒或筛酒, 说谎话→打白、打窃,
骗人→摘稀、雀、嘘(xu), 睡觉→睏觉, 追赶→劳(lao 如劳梢都劳不到),做饭→舞饭, 休息→歇口气, 挑担休息→歇肩, 吵嘴→搞仗, 丢脸→跃麻,
怀孕→败(pai)肚或款(kuan)肚, 发脾气→发火或发气, 生气→着气,
纠缠不清→扯麻纱, 受连累→搭壳(现意追女孩子或和女孩子搭讪或偷情),
舒适→好过, 满足→过瘾, 玩→戏, 看→眊(mao)或眦, 跌跤→搭跤,
找岔子→找落壳, 站→直(qi), 卧→困, 接吻→亲嘴或打卟,怕羞→怕刺眼,
捆→跕(die 如跕紧弄子),胡说→打乱哇, 装阔气→摆脸, 倒霉→背(bi)时,
走运→行时, 啰嗦→循环, 扫墓→挂山, 捉弄人→捉猴子, 加饭→添饭,
盛饭→详(xang)饭, 热→滚(如把汤再滚一下), 溢出来→匍出来, 聊天→翘天,
吹牛皮→拉憋(bie)或翘庞天, 旋→纠(如把瓶盖纠开或纠紧),
塞或捅→蹴(qiu)(如车里蹴得帕满), 背→陀(比如说陀在肩膀上或陀在背上),
骂人→锻(duan)人, 挨骂→陀锻, 打个招呼→打个呜呼, 舀水→刁水,
说话→哇事, 想→篾(如想问题叫篾) 大便→窝屎, 小便→窝尿,
提醒→打呷(jie 如孑打了个呷给饿听), 砍→斫、劈,从身边掠过→雀过,
看病或治病→槳(jiang)病,修理→槳(jiang 如槳下车), 鸡孵卵→抱窠,
修理人、给某人颜色、厉害→槳(jiang 如咯个人要烈实槳一下), 出丑→现世,
初步完工→出水(如大屋出水), 小鸟筑巢→做窠,
走路不稳、迾趄→打晃、丕撇(如走路打晃、丕撇子),
冲动发火→发燥、发横, 不顾一切,明知错还要说或做→出虎气, 羡慕→着欠,
耕种→作(zhuo 如作田、作菜), 讲究好打扮、摆Pose→作式子, 咒骂→肿颈,
馊→现(如咯盘菜现括了) ,毒→闹(如闹药、闹鱼), 奉承、巴结→托,
分手没有关系→拆壳或脱庞(pang) 践踏、跑来跑去→练(lian)
讨借→唠(lao) 忙上忙下、到处跑→辍(cuo)如辍上辍下
挑选→碱


三、形容词

简便、直率、直接→撇脱, 滚烫→辣喔, 显眼→打眼, 板起面孔→咧(lie)面,
泼辣→麻恰(jia), 愚蠢→虎、虎搭搭,聪明→精灵(jiang liang), 漂亮→客(ke)气,肮脏→腊搭, 结实→结棍, 吝啬→小气、屁眼、痴, 本领高、厉害→敖,
迟到、晚了→暗(an ), 帅、靓→杀火, 抬举、看重、捧场→作兴,
神气活现、张狂→庞里庞气、作醒、作俏、作庞、洋上洋上、洋起洋落、洋得几个撞,
焦虑、发愁→着硌(ge 如“硌杀个人”), 讨人喜欢→叼人疼(反之叼人嫌) 个子小→细汀
形容在低凹处→落段(duan), 死要面子→硬颈(如咯个人好喜欢争硬颈气),
做事细心、完美,事情办得好→叶贴(如咯场事办得叶叶贴贴),做事过份→过劲,
心里舒服、满意、高兴→叶贴(如咯场事办得饿心里好叶贴), 待客热情→加劲,
为人刚直、信得过、讲信誉→硬逛(如咯个人好硬逛个), 自作自受→捋(lue)得,
勤俭会活命→掐(kei)、掐细, 实实在在,好好→烈实、烈烈实实, 闲置→搁空,
为人好、好相处→好哇事(反之难哇事), 调皮不听话好捣蛋→屌, 半大→半糙,
调皮机灵反应快会算计→剥皮, 累人→概(gai 如好概人、概杀个人)
幸灾乐祸→捋得拜天, 愣头愣脑→虎里搭头,正正经经→作古作颈(jiang),
故做矜持→洋哑(ya)、作俏, 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棒健。
恶作剧→臭刁、翻刁 差劲、没用→ 蓑(suo)
整齐→齐崭 诱惑→斋 身上无钱→干焦
脑子不开窍、糊涂→搭坏的 极度不开窃 →搭得好苦
不晓得天高地厚、乱说乱做 →夯(hang)里夯挡,猛里猛头


四、副词

没有→冒得, 开始→架式, 从前→起先, 最后→末笃, 大约→大莫略,
到底→究竟, 末端→眇、稍、表(如甘蔗眇),次数频繁→紧(如孑紧来叫饿),
一点点→一弄弄, 个子高、 长→莾(mang),特别、格外→脱(如脱长、脱宽), 突然→搭然, 一大片→一大撇(pie)、一大圃,
当真?→锻(duan)真?, 刚刚→坎(kan)坎 只、个→胛
有空、有时→闲时 好、很→腊(如腊痛)
逗小孩的助动词,以吸引其注意力→敖济

五、代词

我→饿, 我们→饿俚, 你→涅(nie), 你们→涅俚, 他→孑(jie), 他们→孑俚,这里→咯俚、咯搭, 那里→恩(en)俚、恩搭, 什么→洗俚、洗嘀,
何时→何昼、啰昼 怎么样→琅(lang)样, 么办→琅是办,, 哪里→啰搭,
多、再→凑(如吃碗凑、坐下凑、戏下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