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抗日战争中的观风山激战

来源:《武宁文史资料》第一辑 发布时间:2014年10月30日 浏览次数:1,125 【字体: 打印文章

抗日战争中的观风山激战

 

 

 

观风山,俗称棺材山,是莲花和巾口两乡的界山。山的东面是莲花,山的西面是巾口。解放后,人们嫌“棺材”二字听起来不悦耳,把它改成“幸福”,所以现在就叫幸福山了。

观风山是一座大山脉,它与瑞昌的煤山、德安的昆山和岷山都相距不远。一九三八年日寇在马回岭与第三师大战之后,就是通过这条路线,向瑞昌、德安和武宁方面进军,来到了观风山一带的。

在抗日战争中,观风山经过多次战役。一九三八年的一次,笔者没有亲身参加,但这次作战主力部队第三师,在日军进攻前夕,驻扎在箬溪和莲花一带,其中第十五团驻扎在桥头村,笔者那时就和他们很接近,并决定参加他们的部队。临以出发前夕,因买***问题被师部逮捕,没来得及追上部队推迟了三个月才参加。

观风山的第一次激战,日军的番号不得其详。但据后来日军进占箬溪时,称为井守部队(按:当时日军的番号是:波田支队永井大队),那末,观风山激战时的日军,也可能就是他们。这一战役的中国军队,除第三师外,还有第一九七师,这两个师都属于第八军军长李玉堂领导,有一定作战能力。马回岭一战,日军伤亡惨重,该师获得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的通报表扬。参加观风山战役的,还有四川部队,王陵基将军率领的第三十集团军的两个军,包括新编第十三师、十四师、十五师和十六师,这支部队在德安阻击战中伤亡惨重,尚未来得及休整又参加作战,战斗力不强。担任正面作战的,主要是李玉堂的第八军。在战斗期间,莲花附近有些村民没有逃跑,报他们说:战争进行得非常激烈。起先就在莲花瀚附近的东严、牌楼下、王坪坳一带进行,后来中国军队且战且退,才逐渐转移到观风山里去的。战争进行了几天几夜,整个野外,硝烟烛天,***声如同边爆,据目睹者说:在莲花瀚靠背的山坳里,也就是观风山的东边山脚下,当时有整整一个团,被日军包围。先是用机***扫射,后是用钢炮轰击,最后是刺刀拼搏,全团官兵壮烈牺牲。事过许多年以后,还有人在那里拾到许多的破钢盔。整个观风山的战役,中国的部队固然牺牲很大,在莲花附近,解放以后还发现大量枯骨,收拾时堆积如山,予以焚化。但日军的伤亡也很惨重,据人们说,在莲花瀚,在柏荫山下,都挖了掩埋日军尸体的大窖。集体埋葬时,日军的军官亲临致祭,并举行默祷仪式。

在这一战役结束不久,我参加了第三师政治部为政工队员。当我进城那天,武宁县城的十字街头,左右两边砌起了两个平肩高的砖堆,每一个砖堆上放一个在莲花割来的日军脑袋,一个是中尉小队长,一个是士兵,面前都钉有木牌,写上了他们的姓名和军衔,示众三天后才拿走。

一九三九年的一次,我已经是第三师的一员。时间是一九三九年的三月上旬。当时第三师奉令调往阳新,由七十三军彭位仁部七十七师来接防。日寇得到了情报,正当第三师开始撤离,而七十七师尚未到达之际,日军便在王埠港一带发动总攻。这么一来,第三师又奉令转回,投入战斗。军长李玉堂亲自上阵指挥,堵住官兵的退路。我那时也上了阵,担任送茶水、救伤兵的工作。但我们去的还是第二线,离正式开火的地方还有一段路。不过有时***和炮弹也会落到面前来。战斗进行得很激烈,我们只上阵几个小时,就奉令撤退了。整个战斗到第三天才结束。日军从此占领了武宁县城,我们退到修水县的山口和漫江去整训。到了那里,查点人数,师参谋长陈芝银被敌机炸断了脚,送到重庆住院去了。中校付团长徐敏,中弹以后,半路身亡;全师总共牺牲了三个营长,五十几个连、排长,四个团的战斗员,剩下不到一个团。真是伤亡惨重,但日军当然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我们在修水芳坪开了一个追悼大会。大会的祭文是我写的,还由黄自谨女士写了一付长联,我现在只记得最后半截。上联是:“慕死后余威,直贯敌营尺贼胆”;下联是:“尽生者全力,争取胜利慰忠魂。”作者这时只有十七岁,安徽人,文言文的基础很好,长联受到了师长赵锡田和政治部主任张炳坤的赞扬。半年以后,我们这个师开到湖北蒲圻地方,投入长沙第一次会战,打响了夺取芭蕉岭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