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武安寨传奇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6日 浏览次数:1,023 【字体: 打印文章

□ 陈 遥

元朝末年,朝廷腐败,官场黑暗,贪官污吏欺压百姓,民不聊生。神州大地上,贫苦农民忍无可忍,纷纷揭竿而起,反抗朝廷。这些揭竿而起的人,良莠不齐,既有劫富济贫的侠义之士,又有胡作非为的强盗。公元1352年,一伙强盗劫杀抢掠来到武宁县城,远近百姓深受其害。这群强盗自城北一路沿街道店铺往城南抢掠,看看来到城南的广场上,只见一群老百姓在围观三名大汉卖艺。众百姓望见强盗们手持器械蜂拥而来,发一声喊,四处奔逃。那三名卖艺的大汉却是全无惧色,也不逃走,反而向强盗们迎去。
    那群强盗本有百十人之众,为首的强盗有两人,个个身长八尺,手握钢刀,见三名卖艺的汉子挡住去路,便发一声喊,招呼众强盗把三人团团围住。
    三名卖艺的汉子并不慌张,面对围在四周的强盗们,昂首挺胸,毫无惧色。只见站在当中的汉子双手抱拳,向众强盗作了个罗圈揖,朗声说道:“各位好汉请了。在下长砂(今武宁罗坪镇)人胡绍远,与兄弟胡久垓、姚以忠等在此城南二十里处的乌鸦山上立寨。当今之世,朝政腐败、民不聊生,穷苦百姓无路可走。我等虽没有鸿鹄之志,但也有为当地百姓谋福利的理想,只想保附近百姓一方平安。还望各位好汉高抬贵手,把抢得的钱财归还给当地人罢。”
    其中一名强盗头子冷笑一声:“我道是何方神圣,原来你们只不过是一群占山为王的草寇。切莫多管闲事,赶紧离开,若是惹恼了我等,一把火去把你们那个什么鸟乌鸦寨给烧了。”说罢 “唿哨” 一声,就想招呼众强盗上前围攻。
    只见站立在胡绍远身旁的两个卖艺汉子踏前一步,一个“虎吼”一声,声音惊天动地;一个随手抽出一把钢鞭,往地上砸,那钢鞭已是入土三尺。众强盗见如此阵势,已是吓得战战兢兢、目瞪口呆。
    为首的强盗头子丢下手中的钢刀,双手抱拳,向胡绍远三人深深一揖:“好汉饶命!在下是当地源口人彭耀祖,这位兄弟是彭家湾人崔万户。我们本是良善百姓,只因被官府逼得无路可逃,便纠集在一起,作些打家劫舍的勾当。还请好汉高抬贵手,我们这就把刚劫来的财物归还给穷苦的百姓,然后跟你们一起去乌鸦寨入伙。”
    胡绍远上前牵住彭耀祖的手,哈哈大笑,道:“彭兄真是性情中人,有你等兄弟们加入,乌鸦寨何愁不能除暴安良,保一方平安呢!”
    彭耀祖笑道:“胡兄高人,我等兄弟心服口服,甘愿追随左右。”转身对众强盗问:“弟兄们,彭大寨主正招兵买马,我们既无出路,何不上乌鸦寨,追随寨主左右,谋个安身立命之处,也好做出一番事业来?”
    众强盗发一声喊,纷纷赞成。
    崔万户笑道:“彭大寨主,你的山寨寨名可不好听,乌鸦这名字可不吉利呢。”
    胡绍远道:“崔兄,可否为山寨取个更好的名字来?”
    “我们是不打不相识,难得寨主看得起我们兄弟,从此后,我们就有个安定的去处。”崔万户笑道:“可否把乌鸦寨改名为武安寨?”
    胡绍远拍手大笑:“武安寨。好名字、好名字!从此后,我们既以武会友,又除暴安良,保一方平安!”
    众人听后,欢呼雀跃。在胡绍远的指挥下,强盗们把抢掠来的财物一一归还给当地穷苦百姓,然后跟随胡绍远三人一起来到武安寨。
    原来,两年前,胡绍远等兄弟九人便已来到武安寨经营,山寨已建设得有模有样。彭耀祖、崔万户率领众强盗加入,武安寨如虎添翼,从此,声名大振。
    且说,众人上得寨来,胡绍远招呼留在山寨的其它六兄弟杀猪宰羊,招待众人。众人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好不快活。席间,众人推举山寨头领,胡绍远被推举为大头领、彭耀祖被推举为二头领。崔万户善谋略,被推举为军师。武安寨上群情激昂。
    武安寨立寨之处,本是一座形似乌鸦的大山。山四面如削,山顶平坦,广十余亩,一径中通,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势。胡绍远等人本是雄才大略之人,便一面团练乡兵,以保附近百姓平安;一面因山为城、垒土为门,把个武安寨建设得铜墙铁壁,远近好汉纷纷前来投奔,武安山寨一时声名远播,远近百姓交口称赞。
    1359年,陈友谅率兵占领了县城,百姓们深受其害。得知消息后,山寨豪杰群情激愤,纷纷要求下山去县城驱赶贼人,还地方百姓平安。胡绍远便召集众头领商议,议事厅上,头领们一致认为,陈友谅贼兵来势汹汹,必须倾全寨之力,才可一战。于是,武安寨的豪杰们在胡绍远、彭耀祖和崔万户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开赴县城。
    其时,陈友谅正值势力雄壮之际,与武安寨的豪杰们交了几战,双方不分胜负。三天后,双方在县城旁的麻潭展开决战。双方战斗惊天动地、杀得鬼哭狼嚎。由于陈友谅兵多将广,双方实力相差甚远,武安寨的豪杰们死伤无数,众头领伤亡殆尽,只留彭耀祖、崔万户俩人率领三十余人退守山寨,彭、崔俩人在战斗中也身负重伤。
    退守武安寨的豪杰们经过几天的激战,已是强弩之末,个个累得倒头就睡。彭、崔严令兄弟们严加戒备,防陈友谅贼兵进击,但看弟兄们无有战斗之力,个个昏昏欲睡,俩人无法,只得一面令兵士们抓紧时间休息,一面吩咐众人在议事厅上挂一面大锣,倘若贼兵来袭击,睡在议事厅的士兵便敲锣三声,以便惊醒众人起身迎敌。
    此时的武安寨上已是静悄悄,彭、崔及众兄弟们熟睡过去。时至半夜,突然,悬挂在议事厅上的铜锣响了三声,众人惊醒,起来一场混战,直杀到天色渐明,除彭耀祖和崔九万外,余下的众兄弟已是伤亡殆尽。
    原来,悬挂在议事厅上的铜锣锣绳夜半被老鼠咬断,铜锣掉在桌上一响,又掉在椅上二响,最后掉在地上,三响。寨子里睡得昏天黑地的众人听见铜锣三响了,以为贼兵攻打,立即起来,一齐出动,一场混战,自相残杀,武安寨上的豪杰们自己把自己给灭了。
    如此结局,让彭、崔俩人唏嘘不已。站在寨前的莲塘边,俩人良久相对无语,然后,长叹一声:“天灭我也!”,举起手中的钢刀,一起自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