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去汤里,找从前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2日 浏览次数:700 【字体: 打印文章

山腰上

小村汤里,冬日里静静地卧在山腰上

汤里人家:老屋老人,吊楼栏杆,石墙布鞋

绕柳山走过

在盘溪水库里蜿蜒

从小桥流水枫红竹绿的村口进入

石桥,爬满了岁月

能让人触感上世纪温度的地方,正在飞快地消失。幸好,在我们身边还有汤里。

汤里,位于武宁县罗溪乡坪港村,距赣北第一高峰九岭尖约20公里,居在九岭山脉腹地的一座大山腰上。村前村后是山,村左村右是山,村上村下是山。就算是在“八山一水”地理的武宁,像汤里这样身居深山的小村,也是不多见。

奇妙的是,一条省道就在几公里侧穿过,还有一条县道也只在几公里外,所以汤里居然又可以很快地出现在身处都市的人的眼前。

那么不需要犹豫了,来一日逃离现代寻找从前之旅吧。去汤里!

老屋与梯田

吊楼屋与梯田的守望

罗溪乡人大多搬出深山移民县城,在原地盖新房的很少,因而保留有大量的老民居。这些民居一律是二楼带吊楼的屋,卧在山腰上山窝里。吊楼其实就是长阳台,主人没闲暇用它来看风景,而是实用它,晒衣被,晒玉米,晒芝麻。凡是没晒东西的,准是现今每没人住了的。吊楼屋大多由土夯起,与四周的田地一般的颜色;斜斜的屋顶,顺着山坡的坡度。与自然有一种美妙的和谐。难怪有新华社摄影记者对着它连声赞叹“太美了”、有全国著名水彩画家在这里画几天不舍得走!

通常每五六栋屋附近就有大片梯田。梯田有些已经荒芜,大多还在被耕作。特别是随着罗溪米的走俏,近年还多了起来。梯田很狭小,小得有些可爱。这得感谢一个故事:耘禾时节,有位农家这天把计划的十块田都耘好了,天色还未暗,便坐在蓑衣上稍歇,数着田块欣赏一天的劳动成果,却只数到九块田,还有一块田怎样也找不到。他拾起蓑衣,担心着回家向妻子交不了差,却发现了那块没有耘的田——被蓑衣盖住了。

冰川石窝

游客在到处散落的冰川石间穿行

石头被村民日常利用

游客在汤里

冰川石的散落和聚居

如果民居和梯田还只把你带回上个世纪,那村里或四处散落或大片堆聚的冰川石,则把你带到遥远陌生的冰河世纪。

汤里卧在海拔近千米爬狮垴北坡。来到这里,看到最多的是石头。砌城石墙,铺成小道,磊在墙根,藏在树丛,连在田埂,躺在地头,还有一窝聚在一起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大如房子,小如乒乓球桌。亿万年岁月磨砺,多浑圆少尖锐,让人觉着亲近,每一块都想抚摸。

冰川石窝离村庄约50分钟爬山路程,藏在距爬狮垴峰顶不到二百米的山窝里。像板桥的,像沙发的,像碾盘的,千万颗巨石,躲了千百个世纪。峰回路转,当它豁然送入你的眼中时,你首先是一阵震撼,然后会坐在离石窝不足十米的山路上,听着从石堆下传出的一种来自地球深处的流水声,面对它沉思它的来历,最后你一定要找到一处突破口翻越石上,努力把石窝走遍。

关于石窝的来历,外地来的有知识的人都认为是冰川石,是冰川作用把石头挤抬到此。村里人却说这是吕洞宾(也有说张果老)留下的。吕洞宾挑着两筐鸡蛋从靖安那边过来,途径爬狮垴很是费力,闪了一下,一筐鸡蛋滚落山中,便化成了这一摊巨石。另一筐落在了罗溪集镇附近的竹山里。每一个坐在自家吊楼屋前石门槛上的七八十岁的老人都会讲这个来历,是不是他们是更有知识的人?

温泉从石缝里汩汩而出,它来自地球深处。注视它,便感觉它要连着你和地球的心

城市里人自带来设备泡野温泉

也有温泉旅馆方便游客

泡一次野温泉

爬完爬狮垴看完冰川石窝,下山回汤里,刚好可以在温泉里抚慰疲惫。与其他温泉洗浴不同,在汤里,可以自由地泡上一次野温泉。

野,不仅是在室外相对室内的“家”而言,还是自带设备自己做主。

就有不少南昌人,他们邀约着,沿着新修好的省道宋水公路,一个来小时便从城市来到这里。有的当天返程,有的住上几天半月。他们就喜欢泡野温泉。

汤里现在有六个自流泉眼。2013年赣西北地质大队来此打井勘探温泉,留下了两口井。只需打开水管阀门,温泉水就喷涌而出,不一会探井所在的田野里就热气弥漫了。江西省勘察温泉的水文地质高级工程师黄宝松曾对九江媒体记者说:“这里(汤里)的温泉,无论是水温还是自流量,目前在九江地区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另四个泉眼是天然泉眼,在几栋民居的屋角头。十多个平方米的一大团岩石,有些不能明显看出的岩缝,泉水就不知不觉地从其中汩汩而出。四个泉眼被汤里人分叫“头汤”“二汤”“三汤”“四汤”,出水量逐次增大,水温逐次降低,但均有一般家中自来水之量、摄氏65度以上。

除了其中一个泉眼不能自取温泉水以外,其他的泉眼都对公众开放。没人取水用水的时候,温泉就像银子一样白花花地流淌走,直让外地来客心痛。

很多人带来多功能便携式可折叠帆布大水桶,在附近选一处支开来,接来温泉水,片刻稍凉到合适的温度后,就把自己塞到桶里。头顶是暖暖的冬阳,身子埋在暖暖的原生温泉里,偏凉了就再添接热温泉,任由你泡多久,直至看太阳从不远的梯田落下。

如果想省事,也有温泉旅馆。在停车坪下挖了一口大蓄水池,平时蓄满了温泉,足够三四十人同时使用。

洗啊,洗啊。汤里人的生活就这样被洗得干干净净

傍晚家家户户挑温泉回家

汤里人的温泉情结

当地有顺口溜“头汤煮蛋,二汤泡猪。三汤四汤,搓澡洗衣”,不仅十分形象的说出了四口汤的水温之高和水温之别,还明摆着:温泉是怎样地融入汤里人衣食住行的日常生活的。说流行点,汤里,有一种温泉文化。

汤里这种温泉文化,不是文化人“打造”出来的,而是像这里的温泉一样,于千百年来自然地、不自觉地形成的,原始古朴,浓浓的从前的味道!

深秋以后,每天八九点光景,露天的汤池就不断有村人了,大多是女人。洗毛巾,洗衣服,洗磳板,洗家里一切可洗的东西,恨不得把门板拆下搬过来洗。实在没什么可洗了,就拿着可能是一个小时前刚洗过的有点破缺了但无比雪白的毛巾,又来到池边,擦裤腿,抹鞋。谁洗得多,谁来得多,她们是暗暗地比着的。边洗边说笑,说家中的猪,说男人的事,也笑对方恨不得把这些水用得一刻不停又来了。

偶有男人也来池边洗东西。这男人应该是村里有女人缘的,否则,他哪好意思挤在女人间做这洗洗刷刷的事。他不仅悠闲地洗着,还笑女人们:你一日不来就不惯。女人们嘴上虽然不服,心底却早是认账了。

傍晚时分,汤池边又不断有村人来了。这次男人居多,是来挑水的。他们挑着木桶、塑料桶,接上头汤的水,装得满满的,挑回家洗脚洗澡。不仅是汤里八九户人家,二里开外的村民都来。泉水这么高的温度,挑回去还是热热的。几乎每家都来。他们不用烧热水,也很少装太阳能热水器。

年底了,汤池边更是热闹。一口杀猪盆,各家把肥肥的过年猪牵来,轮流着杀猪过年。温度足够高、用不少的温泉水,把猪肉弄得干干净净。

不用担心温泉水对猪肉的影响。在30年前,汤里人祖祖辈辈用的就是这自然水,做饭炒菜烧茶。在他们看来,对身体健康没有任何影响。村里八九十岁的长寿老人多,证实了他们说的。不过有一点汤里人承认:以前,汤里人的牙齿都花黄花黄的。

(图文来源:武宁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