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太平山祖爷的伊山缘

来源: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21日 浏览次数:694 【字体: 打印文章

            

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子,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太平山祖师章权孙是一位历史传奇人物,道教玄门广惠派创始人,羽化真身七百余年不腐。他治众生之病,解四方之难,保天下太平,在宋、元、明三朝被皇帝分别敕封“自然灵应真君”、”自然广惠真君”、“仁天教主太平护国天尊”。所建太平山道场历经七百多年风风雨雨,宫殿数度被毁,又数度重建,香火从未间断,盛行不绝,赣鄂边界百姓顶礼膜拜,而伊山人虔诚地称之祖爷。

祖爷真身与伊山结缘,不是因为信徒的众多与虔诚,而是源自太平山历史上最严重、最愚昧、最疯狂的一次暴力行为——道观宫殿悉数被损毁、祖爷不腐真身遭肢解。虽说已经过去了六十年,但事实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有任何改变,让我们慢慢来揭开这段很少为世人所知的真相。

1.金心银肺

事情得追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人们的注意力从最初的清剿土匪、打土豪分田地和“三反、五反”运动,逐渐转移到发展农业生产上来,国家建设已经进入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年9月的一个晚上,地处幕阜山脉北面的通山县沙店小学灯火通明,二十多个青年围坐教室里,他们都是沙店的基干民兵。校长郭兰成站在讲台上,慷慨激昂地说:“最近有很多人偷偷摸摸去太平山烧香拜神,这是搞封建迷信活动。明天我们去太平山,把源头彻底摧毁。”

“祖师章真人是保平安的,也要毁掉?乡亲们背地里会说我们造孽的。”有人担心说。

“那些都是骗人的,我们是民兵,就是要带头破除这些封建迷信和牛鬼蛇神。”主持者态度非常坚决。

第二天一大早,郭兰成和陈世宝带二十多个民兵,从沙店出发,经白沙岭、瓦窑坪、马洞、小湾等自然村,一路急行,中午前赶到了太平山。山上秋风刮个不停,天空乌云密布,似乎要下雨了。郭兰成找到道长明平煌,强迫他和山上的道士立即离开。随后,开始掀翻神像,砸毁门窗,破坏建筑,整个道观笼罩在一片打砸声和灰尘之中。最后来到祖师塔,只见祖爷端坐龙椅上,两眼炯炯有神,似乎洞察他们的疯狂。郭兰成叫二个人爬上塔楼,企图把祖爷羽化真身推下来,谁知祖爷真身纹丝不动,就对陈世宝说:“你上去用棕绳捆住,不相信我们这么多人拉不下来。”

祖爷真身从高高的塔楼摔下来,四肢分离,七百余年的神奇被无知与愚昧摧毁,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郭兰成等人为什么要这样丧心病狂?民间盛传,是因为他们得知祖爷真身内藏有“金心银肺”,数量各有一斤。所以明里是反对封建迷信,暗地却是起了贪心想谋财。据知情人说,所得金银全部落到了郭兰成一个人手里。

2.天子屋场

郭兰成一伙走后,道长明平煌又折回道观,看到满目疮痍,祖爷真身遗骸四散,心内有如刀锥,他小心翼翼地把遗骸全部捡到一起,用祖爷穿过的龙袍包好,放回到没有被完全毁坏的祖师塔楼上,然后找块自己的容身之地,发誓要保护好祖爷的遗骸。

转眼到了第二年农历二月二十九日,这是祖爷的诞辰日,往年这个时候,上山朝拜的信徒信众络绎不绝。但这一天,只有伊山公社五星大队(今宋溪镇天平村)信徒石立全、李相林来到太平山上香朝拜。此时山上仅有道长明平煌一人,在极端困难中默默守护祖爷遗骸。太平山上一片废墟,祖爷香火已经难以为继,加之当时的形势越来越紧,三人感觉把祖爷遗骸继续留在山上,担心不安全。于是,明平煌、石立全、李相林三人商议一致意见,向祖爷打告,秉祖爷诰行事:结果祖爷同意随石立全、李相林二人下山,到伊山天子屋场石立全家里楼上安坐,享受香火,平日则由石立全的父亲石则财负责祖爷香灯。石则财老人平日吃素,心地善良,从不多言多事,三人都放心。

天子屋场位于伊山天平村境内,属幕阜山脉腹地,太平山支脉。三面环山,犹如龙椅,山前有溪环绕,水质清甜。相传天子屋场曾有一户人家,世代耕种,家境殷实。主人为人厚道,乐善好施。媳妇有喜,妊娠三年。分娩之日,奇事连连:堂前神龛桌两旁生出两只大笋子;家中的三斗芝麻在方桶里跳个不停。主人和儿子心里有些不祥的感觉,连忙把笋子挖掉,把芝麻炒熟。此时媳妇生产了,第一个红脸、第二个黑脸,父子俩吓呆了,以为是怪胎,三下二下便掐死了。最后生出来的是白脸,开口便问:“我的红脸黑脸哥哥呢?”

“那是怪胎,掐死了。”

 “他们可是我的宰相和大将!神龛旁的笋子总在吧,那可是我的护身宝剑!”

“挖了,正在碗里煮着。”

“三斗的芝麻还在吗?他们是我护国的十万精兵!”

“炒熟做茶呢。”

白脸小孩听罢,口吐鲜血而亡。

美丽的传说令人扼腕叹息,后人为了纪念白脸小孩,便把此地命名为“天子屋场”。祖爷秉诰选中天子屋场,是其地处深山安全?或此地风水奇特?还是暗含玄机?

3.三年二梦

修水三都医院外科医生肖唐祥,瘫痪在床多年,经好友余昌真引导信奉了祖师以后,病一天好似一天。1957年的一天,肖唐祥做了一个梦,祖爷对他说:“你到太平山龙塘里取出一根木头,削下木屑泡水喝,你的病就会痊愈。”肖唐祥的妻子带着儿子肖康前往,在太平山前前后后找了个遍,不知哪是龙塘,也未看见木头。疑惑之时,突然出现一个白须齐胸的老人,用手指点,倏然不见,母子果然在龙塘找到木头。肖唐祥喝着木头屑泡的水,竟然站起来了,一段时间后正常走路。

1959年底,祖爷再次托梦肖唐祥,告诉自己所在地方,并描述前往路线,要求其把自己的骸骨接起来。肖唐祥深信不疑,于次年春天带着儿子肖康来到伊山,一路跋山涉水,按祖爷指点路线寻到天子屋场石立全家,说自己是来为祖爷接遗骸的。石立全不知对方底细和来意,见其贸然问起外人从不知晓的隐秘,即生戒心,连连否认。肖唐祥知道石立全起了疑心,便详细说起祖爷二次托梦之事,自己原来瘫痪多年,是祖爷给治好的,早已是祖爷的信徒,如果没有祖爷的指点,怎么会在从未来过的地方找到你家。石立全见肖唐祥说得在情在理,看出他是诚心诚意寻找祖师,这才以实情相告,让他到楼上看了祖爷遗骸。

当时正处三年困难时期,粮食稀缺,石立全也是家徒四壁,便用所剩不多的玉芦粉做了一锅汤糊,招待了肖唐祥父子。饭后二人商议如何进行,出于对政治形势和政策的担忧,认为天子屋场虽然行人稀少、地处偏僻,也要防止被他人知道,否则会惹来不测之祸。于是待到夜深人静,石立全和肖唐祥父子才在昏黄的煤油灯下拼接遗骸,先用医用纱布层层包扎,再用棉线密密缠绕,东方破晓之时,祖爷真身恢复原样,穿上龙袍,端庄魁梧,双目炯炯有神。

4.回归祖庭

此后,祖爷经常显灵,四处托梦信徒。最先是伊山枫树岭陈新周、横路聂海春、甫田龙须洞成德寿、邹烈英等人,晚上避开他人,偷偷寻到天子屋场朝拜。邹烈英患有眼疾,便求祖爷治疗,不久痊愈。“祖爷显灵,有求必应。”,此事一传十,十传百,周边的信众纷纷前来天子屋场朝拜祖爷。香火最旺时,奉祀茶油数百斤。在无神论盛行的年代里,这是封建迷信活动,被政府明令禁止。尽管朝拜祖爷都是暗自进行,但影响越来越大,石立全父子担心祖爷的安全,1961年把祖师转移到下天子屋场石立义家隐藏。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红卫兵运动迅猛发展,最初破除“四旧”,随后抄家、打人、砸物,无数的文化典籍被付之一炬,大量珍贵文物遭受洗劫,很多干部和知识分子遭到严酷批斗。伊山是重灾区,祖爷真身被人告发抬到伊山公社,放到食堂土巴屋二楼,派民兵看守。伊山堰下人潘世彦等怕对祖爷不利,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悄悄地来食堂,趁民兵看守不严,把祖爷真身偷走,连夜藏到堰下水尾岭自然村。数天后发现,公社立即成立专案组,发动群众进行追查,七天后破获,潘世彦等被带公社专案组交待,定性为一次阶级斗争新动向,随后遭到批斗。1968年秋天,伊山公社革委会决定,在长榜港边焚烧祖爷真身,几次用茅草点火没点燃,此时忽然下起了雨,组织者临时取消,另行择日进行。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之前向上级请示处理祖爷真身报告的批示到了,认为祖爷真身是历史文物,应该保存。该当祖爷福大,避免了被焚身的劫难,祖爷真身再次回到民间保存。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宗教信仰自由受到国家宪法的保护。原太平山道士叶平华闻讯而动,于1979年正月上太平山拓荒建茅庵,1986年由信众捐资建设的佑圣宫落成,祖爷回归祖庭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而在伊山,1986年3月祖爷真身接到天坪洞夏发明家受香灯,其妻王定香为祖爷真身缝纫内衣、鞋袜。6月28日,太平山祖爷真身由夏发明和叶桂发二人给披红挂彩,请上轿子,从天坪洞启程,经过天子屋场、内夏、青坪坳、大坳、螺丝田,直达五龙团顶的太平山佑圣宫。一路上敲锣打鼓,鞭炮齐鸣,送迎信众人山人海。太平山佑圣宫举行隆重的“祖爷真身升登宝座仪式。”祖师头戴银盔帽,身着红龙袍,脚穿步云履,镇坐莲台,傲然如生。是时道场瑞气袅袅,醮建仙章,礼拜起伏,圣号悠扬,盛况空前,太平山已俨然恢复道教圣地之庄严景象。

5.后记

从祖爷肉身被毁到回归祖庭的32年间,中国社会历经了大变革、大动荡、大转折、大发展的重要阶段。伊山人以朴实、善良、虔诚之心,面对宗教文化、宗教历史人物做出自己的选择,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山山炊烟起,家家玉芦香”伊山昔日生机盎然的景象,悄然成为历史。随着城镇化的快速发展,诗篁以内,原居民全部外迁到宋溪镇、新宁镇等地。如今的伊山,山更青,水更绿,生态更完整,环境更优美,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已成为江西省自然生态保护区(现正申报国家自然生态保护区),完成了华丽转身。期待在保护与开发的选择中,在人与自然共处中,受祖爷护佑的伊山人会再一次创造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