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白玉蟾在武宁的小故事

来源: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21日 浏览次数:569 【字体: 打印文章

白玉蟾,南宋时期道家南宗五祖之一。一生遍游大半个中国的山山水水。尤其是江西,足迹无处不存。他不但到过武宁,而且还在九宫山主醮过瑞安宫。所以,武宁的山水也与他有缘。留下了一些传说、诗词、文章。可惜大部分都被历史的烟波所淹没。只有《涌翠亭记》成了武宁县志有文字记载的第一篇讴歌武宁山水的文字。

嘉定戊寅年,白玉蟾携好友谭元振、黄日新三人乘船去九宫山。一过杨州,便被武宁的青山秀水所吸引。一路谈笑风生,抚琴吟诗,绘画品茶,兴趣十足。

一日中午,船行至巾口。看见岸边有一藕塘,荷叶青青,白莲朵朵。谭元振惊讶地说道:“哎呀!你们看,一池玉碟盛香雪。多美啊!”黄日新不甘示弱,高兴地接道:“可惜神霄没酒歌。”白玉蟾听罢哈哈大笑,知道二人又在激他作词吟唱。于是,不假思索,便抚琴唱出《满江红》一首:“昨夜观音游洞府,醉留情结。缘底事,玉簪坠地,水神不说。持向细微泥里去,晓来捧出将品阅。被熏风吹作满天香,谁分别?芳而润,清且洁。形似玉,寒逾雪。想天庭后苑,有无青叶?只得赋诗空赏叹,教人不敢轻攀折。笑梨粗梅瘦,不知其,真奇绝。”

谭、黄二人击节称赞。然后推杯换盏,一醉方休。不知不觉船已行至凤口。忽见一妇人背上驮着个婴儿,在岸上伸手急促地召唤。三人不知何故,即令靠岸。但见那婴儿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已不省人事。谭、黄二人慌忙抱过孩子,四只眼睛直盯着白玉蟾说:“紫清,你看这如何是好?”

“救人要紧。”

只见白玉蟾抱过小孩,又是吹气又是吸痰。人中、风池,合谷、涌泉,急救穴位又掐又捏,即按即摩,推拿并用。不多时,那病孩哇哇地哭出声来。然后回到舱内,翻出一包药来,递与妇人,让她把药倒在小孩口内,即时喂奶,可保小孩无事。

那妇人千恩万谢,跪在地上磕头,称他们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非要三人去到家中,粗茶淡饭随便用些,免得船舱另生烟火,路途上增加辛苦。

三人一看妇人心诚,二看天色确实将晚。便挽船跟妇人一起进山。幸亏那妇人家居不远,片刻工夫即到。只见一幽静之处,五六棵红豆杉枝桠伸舒,葱苍郁荫。荆墙茅屋坐落其中。一条黄犬见有生人,跳跃狂吠。山下溪水顺着山势缓缓流过门前,一个五六岁顽童正牵牛饮水。一面茫然地望着来人,不知所措。一垄梯田沿山谷而没,看不清其间阡陌路径,只见两三人起伏劳作,不知干着什么活计。山顶几树不知名的山花在夕阳照耀之下,明媚的点缀其间。远处山岭起伏,隐隐黛色,无穷无尽。待进屋内,农具什物,杂乱无章。地上两个孩子光着屁股在玩耍。还有两只没进窝的鸡在旁边为争抢一条虫子,正叼啄得不可开交。看到如此情况,三人对视一笑,互相点头,心里明白。

一时间,晚饭做好,腊酒腊肉,主人热情有加,尽其招待。席间谈起山水轶事,主人说道:在远古时候,此地也很繁华。后来,天上文曲星路过此地,看到这里风光十分优美,忘情欣赏,结果把自己的笔架和石砚遗忘在此,后来变成两座小山。可就是缺一支神笔,所以,我们这里以后再也出不了读书人。

黄日新笑着对主人说:“你们说的文曲星现在又回来了。”

主人慌忙跪拜惊道:“草民有眼无珠,烦请指教。”白玉蟾用眼瞪了一下黄日新,赶紧上前搀起屋主人:“善哉!善哉!我们都是游方道人。何谈能称有文曲星到此,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

屋主人说:“我也看得出来,你们都是得道之人,诗棋书画医道一定都很精明。既然救了我的孩子,那就好人做到底,发发慈悲之心,留些文字诗句或几幅画来。待日后我们也好教教孩子,不但让他们能知恩图报,更可以学有进取,也好做人不是。”

三人无奈,各人都有所做。白玉蟾写的是《笔架山一首》。诗曰:“吾是瑶台翰墨仙,操觚弄椠玉皇前。翻云扯字书千担,一片寒空如雪笺。兔毫象管用不得,倒蘸昆仑勾翠莲。当年染罢八角芒,金阙上章求放还。三峰坐断江南天,临池城头苍苍然。状如笔架生起伏,与吾搁笔齁齁眠。山灵惊呼猿鸟乱,清魂复被风吹散。起来叫问山前人,几度松枯白石烂。”主人连连叫好。

黄日新画了一幅“松鹤双飞图”,让谭元振配诗。老谭挥笔而就。写的是:“鹤有观云眼,松生伴月心。春风相体认,碌碌满山林。”

白玉蟾看看事情差不多都已办完,要即刻动身。忽然想起一事,对主人说道:“你这里离青牛洞不远,我再送你一首诗,你一定要妥善保管,把它藏好。留给你的后人,几百年后打开。”

主人连连点头。只见诗是这样写的:“洞里不知城市改,人间再到子孙非。有谁尚自看华表,何处如今叫令威。”三人直到次日上午方来到石渡的湖滩,准备弃船登岸从甫田去九宫山。但由于天气太热,赤日炎炎,不好赶路。三人便决定先上柳山。

路上,见一新做凉亭,并有人施舍茶水。三人进亭喝茶并稍作休息。一时被四周风光所陶醉,谭元振望望新亭,并没取名。他便提一倡议:我们闲着没事,不妨就给此亭取一名字如何?黄日新说:“好啊,我看此亭距修江不远,不如就叫望江亭吧!”谭元振说:“望江亭好啊!”然后又问白玉蟾:“紫清,你看呢?”

白玉蟾少一沉吟:“望江二字已让长江占去。移在此处便略有逊色。我看倒不如取东坡先生的“山为翠浪涌之意”就叫涌翠亭何如?”黄日新连声叫道:“好,好,好,有新意。而且名副其实。涌翠,涌翠,山水涌翠也!妙,妙,真妙!唉!紫清,这名字取得如此妙哉,假如再配一篇记文不更妙哉!干脆趁此良机,再来一篇《涌翠亭记》何如?”

于是,一篇千古奇文《涌翠亭记》便被后人收入了武宁县志。白玉蟾也理所当然地成了讴歌武宁山水的第一奇人。